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暨公司“十年興業路,不忘初心再出發”獲獎征文 二等獎
最后一列火車
  作者:高曉明  時間:2019-09-30  點擊量:   
【字體:

        窗外的夜懶洋洋地推著一抹夕月,悄悄爬上了天邊,但那最后一列火車,卻彷如害怕自己“咣當”的響聲吵醒靜謐的夜,始終沒能按時赴約。

        “KXXX次列車晚點1個小時,由此給旅客造成的麻煩表示歉意”。聽著火車站響起的廣播,王雨睜開迷蒙的雙眼,拂袖看了眼手表,已經22點50了,他裹了裹身上的大衣,環顧了一圈候車廳,發現除了他之外,只剩對面座椅上面的阿姨這一位旅客了。王雨自言自語道:“看來得晚上12點才能坐上車嘍”。

        就在王雨準備繼續小憩一會兒時,忽然聽到對面的阿姨對他說“小伙子,你也是坐Kxxx次列車的嗎?”

        王雨嘴角微撇,笑著說:“是的阿姨,我準備去XX市”。

        “那好巧啊,小伙子,我也是去XX市。”那位阿姨眉角上揚,轉而又道:“我兒子和你差不多大,和他父親都在XX市上班,我準備去看他們去咯”那位阿姨眼里放著光,仿佛這一刻她的丈夫和孩子都已經出現在她的面前似的。

        “我是去看我爸爸,之前一直在國外上學,昨天剛回來。”雖然王雨有些舟車勞頓的疲倦,但也掩不住那親人重逢的喜悅。

        “自從10年前公司重組之后啊,孩子他爸就一直挺忙的,項目一個比一個難,但是一個一個啊,都最后扛下來了,都順利完成了項目,我那寶貝兒子之前都一直很羨慕他父親,說是有著鋼鐵般的意志和壓不倒的脊梁,現在終于也如愿了,和他父親一塊磨煉去了。”那位阿姨笑著說道。

        “阿姨,叔叔是做什么項目的啊?”王雨好奇的問道。

        “之前打電話說是地鐵施工項目哩,工期挺緊張的,呵呵,沒有千錘百煉,哪有那錚錚鐵骨了,這下子他們可有得忙咯。”那位阿姨笑著說道。

        “那和我爸爸一樣咯,我爸現在也是做地鐵項目的,工期挺緊張,一年也回不了幾次家。”王雨感嘆道。

        “我家的那倆個也是啊,上次搬家,家里那么多東西,多虧了他那些同事和家屬啊,時常過來幫我忙,雖不是一家人卻勝似一家人啊。”那位阿姨笑著說。

        “我媽也是,本來想叫我媽和我一起去XX市和我爸爸過個年的,我媽卻說我爸爸有個同事的媽媽住我家樓下,腿腳不便,今年過年我爸他們忙項目回不來,她要陪著那個奶奶一起過個好年,都是一家人啊,誰也不能落下。”王雨道,“阿姨,叔叔是做地鐵幾號線的項目了?”

        “我記得是8號線。”那位阿姨笑著說。

        “咦,我爸也是這個項目啊,原來是同一個項目啊,阿姨。”王雨驚訝地說道。

        “哈哈,真是應了那句話——不是一家人,不進一家門啊。”那位阿姨開心地說道。

        “不管在哪里,我們都是一家人,永遠的一家人。”王雨笑著道。

        那位阿姨激動地伸出了雙手,王雨也不約而同地伸出了雙手,倆雙手緊緊地握在了一起。那鐵兵魂在這一刻也散發出它閃亮的光芒,照亮了整個候車廳,照亮了整個夜。

        那最后一列火車雖然遲到了,但是,那一個家將會一直都在那里。(長春地鐵項目部
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吉林麻将在那个app可以玩